黎簇刚想开口问他,那个人再次用非常夸张的表情对他道:“嘘……”。接着,那个人一下子身子埋进了水里面,黎簇莫名其妙,就看到那个人拼命的摆手,让他也照做。

   黎簇只好忍住背后的痛,把整个身子也埋进了水里。接着,他忽然听到整个环绕海子的卡车堆里面,突然传来了什么东西撞击金属的声音,“哐嘡”一声,在黑暗中他看不到是哪边的卡车传来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接着,又是“哐嘡”一下,他发现这次声音似乎移动了,黎簇十分的惊恐,他想起了白天把吴邪和王盟抓进沙子里的东西。

   黎簇屏住呼吸,静静的听着,慢慢他发现这并不是单一的声音,在四周所有的卡车堆里面都传来这样的声音,似乎有着无数的东西在撞击着卡车厢里的铁板,这个声音越来越密集,越来越多,很快整个海子边犹如响起了交响乐一般。此起彼伏的声音,让本来平静的沙漠变得嘈杂一片。

   黎簇听的呆了,他几乎不敢呼吸,他恨不得把整个头都埋在水里面,来逃离这样可怕的声音。恍惚间,后面有人拍他的肩膀,他差点尖叫起来。回头一看,只见那个刚才和他打斗的人,已经悄无声息的涉水到了他的身后,对他轻声道:“放心吧,他们进不来。”

   黎簇就问那个人:“那些是什么?”

   那个人道:“二十年了,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。你看不见他们,他们在沙子底下,所以当时我们把所有的车围着这个海子,做了一圈城堡,他们没有那么聪明,他们似乎对金属的东西有特别反应,他们会攻击这些车,但却无法越过这些车钻到这片区域中来。”

   “围海子?”吴邪当时对于车队的布局有几种解释,不过似乎他全部都猜错了。

   那个人道:“这些东西想喝水,这些东西喝了水之后就会变得非常非常可怕,不能让它们碰到水,所以我们做了这些措施,但是我们犯了个错误,我们把它们困在外面,也把自己困在了里面。别说了,咱们不要发出声音,否则会折腾一晚上。”

   黎簇听着,觉得还有好多东西还是不明白,但是他也觉得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。两个人在水里面静静的待着,夜晚的沙漠非常的寒冷,刺骨的水吸进他的伤口,反而让他身体慢慢的麻木起来,不那么难受了。他没有再问什么问题。

   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慢慢的,所有的声音都平静了下去。

   他们又在海子里面等了好长一段时间,那个人对黎簇做了一个表示安全的动作,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涉水爬到了岸上,爬到了那个人待的车斗的边上。

   黎簇浑身都被海子水给泡肿了,根本动弹不得。他躺在沙子上,竟然开始不由自主的发抖,那个人小心翼翼的爬到了那辆亮着灯的车后面,从车后面的沙子里面不停的刨,刨出一箱东西来,从里面拿出一小罐子,给黎簇喝了下去。

   黎簇发现那是一罐烧酒,喝了酒之后,黎簇觉得身上暖了起来。那个人又拿了几件特别臭的军大衣,给他披上。当时黎簇也顾不了这么多,披上大衣后他顿时觉得暖和了起来。

   两个人在黑暗中又等了段时间,那个人才扶起黎簇,往那辆他之前呆的车厢走去。黎簇进到了车里面坐下来,那人把车门关上,黎簇就发现这辆车的内部被保养得非常好,之前他们搜索的时候,遇到打不开的车门就不会进去,显然遗漏掉了这辆车。

   这时他也才看到这人的真正面目。

   这人满脸的大胡子,胡子已经长的像电影里的道士一样了,头发和眉毛都有点过长了,这个人身上的皮肤已经干得不像样了,看上去将近七、八十岁。但他从那人刚刚的体魄,和搏斗时的力量来看,这个人应该是正值壮年,显然是这恶劣的气候,让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那个人也在打量着黎簇,看着黎簇,他忽然嘿嘿的笑了起来,用口音特别奇怪的普通话说道:“我终于看到了一个活的人了,我以为这辈子我会一个人在这里老死。”

   黎簇看着他,就问道:“你白天就在这个车厢里?我们有三个人白天在这里不停的转,一直在挖掘这些车,你一直没有看到我们?”

   那人摇头道:“没有。我一般不出来活动。那些东西对于声音非常敏感,我一般就待在这个车里,这个车之前被埋在沙子里面,我在车子里面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睡觉了,我不知道自己会睡多少时间,我一直睡一直睡,直到自己实在是饿得渴得不行了,我才会出来活动,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黎簇心里想:难道他们在这边活动的时间,这家伙就是一直在车上睡觉?确实有可能,因为他们把这边所有的车都刨了出来,也花了不少时间,但是好多车里面他们并没有仔细的搜查,对于他们来说,这里的车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,他们不可能这么依次的检查。不过,他心里隐隐约约觉得哪里还有一些不对劲。

   这种不对劲源自黎簇对于这个人很多细节的感觉。其中最主要的是,他觉得这个人一个人生活了二十年太不可思议,如果自己一个人独自生活二十年,自己肯定已经疯了。

   但是这个人思维虽然有点慢,但是看上去,却未免有点太正常了,太过正常反而是一种不正常。但是,这个人的胡子绝对是货真价实的,这样的胡子,身上这样的皮肤,不是在这种地方被困了那么长时间,是作假不出来的。
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~

意外的萌了
解巨 于 2013-5-13 2:22:56 回复
,,,,,

1楼:沙发 留言时间:

我这回成跑龙套的了

2楼:无邪 留言时间:

放心,你是我老婆,很快就会出现的
胖子 于 2012-10-3 21:48:42 回复
算了吧你自己还给人家看门呢。

路过 于 2013-2-13 5:33:45 回复
楼上正解!

小哥 于 2013-3-27 4:31:47 回复
天真等我出来==

天真 于 2013-10-5 0:09:45 回复
老公,你就不要再守那爛門了,快來救我吧!!!!!!!!

3楼:闷油瓶 留言时间:

我哪去了,我要出场啊

4楼:天真 留言时间:

都两章了我还在沙子底下。。。三叔算你狠

画外音某人:都两本书了我还在青铜门里好不好!
小哥 于 2012-5-31 17:44:14 回复
呐~天真啊,不管我要当多久的看门大爷你都不准跟别人跑了啊,特别是小花什么的

萌萌 于 2012-7-5 21:14:17 回复
花老板才没空呢,黑爷看着呢

海猴子 于 2012-9-10 14:05:28 回复
喂喂,禁婆不是和我一对的嘛~~~唉。三苏老是拆CP
5楼:吴邪 留言时间:

那些东西难道是沙子里的禁婆= =

6楼:解放卡车 留言时间:

还我天真!!!我家天真不能跑龙套,当然我更不能!

7楼:小哥 留言时间:

三胖子快放我出来!!

8楼:吴邪 留言时间:

我说啊,沙子底下憋这么半天,严重缺氧的。。。

9楼:小邪 留言时间:

二十年,,,一人,,,肯定不会讲话了

10楼:阿一 留言时间:

不是主角了三苏你就给我这么个命。。。。。我待沙子底儿好久了喂

11楼:天真 留言时间:

啊其实我在想,二十多年了。。这位同志是吃什么活了这么久的

12楼:路过的镜子 留言时间:

我在哪了??咦

13楼:天真啊 留言时间:

天真快出来,小鸭梨快走开!

14楼:瓶了个邪 留言时间:

给我家天真一点面子好不好,居然说他猜的都是错的。
都不想活了是吧。

15楼:闷油瓶 留言时间:

不敢相信我被喝了20多年~~
宝贝 于 2014-2-23 5:13:05 回复
不敢相信你的保质期能超过20年。。

16楼:我是烧酒 留言时间:

啊,不知不觉都二十年来,我吃什么活的,难道是废物循环利用吃自己的大便,然后再吃,再拉,再吃......然后总算活下来了
解放卡车 于 2013-2-8 3:14:14 回复
想法好奇葩……

17楼:虬髯客 留言时间:

我不是被炸了么,原来还是可以困得住那些怪物的啊,我好厉害~~

18楼:被炸的车头 留言时间:

不能让沙子下的东西碰到我~~卡车你们快保护我、、

19楼:海子 留言时间:

哎,三叔怎么成配角了,看起来没有盗墓笔记好了

20楼:宝宝 留言时间:

我竟然被睡了二十年。。。

21楼:卡车 留言时间:

我口一定很臭吧?二十年没刷牙了=3=

22楼:老人老人 留言时间:

That's really thinnikg at a high level

23楼:Bella 留言时间:
温馨提示:健康、文明上网,请勿传播非法信息!如果您喜欢《沙海》这本书,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&收藏,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