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. 另一个吴邪

见几个人散了,吴邪就对王盟打了个颜色,“把所有照相机的型号和数量都给我统计出来。然后把最近一年这里所有旅行团的资料给我调出来。”

“一年,那肯定不少啊?”

“机灵点,来古潼京的旅行团在规模上和行程上可能都很特殊。不会太多的。”吴邪说道。

黎簇缩在边上,不知道此事自己是否可以自由活动了,吴邪抽完了这根烟之后,立即抽下一根烟。此时,他才发现黎簇还在边上,就问道:“怎么回事啊?资料一点也没看?刚才一问三不知。”

“您应该知道我不爱学习。”

“那你爱惜生命吗?”吴邪就问他:“如果明天还这样,我就对你不客气了,你觉得我人太随和了还是怎么着?作为准人质、肉票,你就是我们困难时候的食物,你能活的有点觉悟有点价值不?让我们在饿的不行的时候,能找个理由不吃你吗?”

黎簇看着吴邪的眼神,觉得这家伙不像是骗人,这人的眼睛中有一种常人没有的光泽,这是一种潜意识里的藐视。显然,这家伙肯定经历过太多常人不可能经历的事情,所以对于黎簇,他似乎看着的是另外一种低等的生物,是可以被食用的。

“我今天晚上就去补习好。”黎簇说道:“不过,你得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,你答应过我的。”

吴邪看了看四周,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团纸递给黎簇,黎簇结果打开就发现那是一份报纸。上面是一篇报道,开头写着:“苹果日报 关根”

接着,吴邪把之前关于蓝庭和古潼京的一些内容,向黎簇叙述了一遍。听完之后,黎簇有些抓不住重点:“你是说,去过古潼京的人,有可能在照片上不能成影?”

“是的。”吴邪说道:“按照她和我叙述的情况,确实是这样。”

“可是,这怎么可能?这违反物理定律啊。”黎簇说道:“人之所以看到东西,照相机之所以可以成相,全部是因为有东西能反应光线,但是,不可能有些东西,可以反射进人眼,但是无法反射进照相机啊。”

“其实,是可以的。”吴邪说道:“当时,我也觉得那是她的无稽之谈,但是后来我想了想,叨叨之所以在照相机上不能成像,其实是有一种可能存在的。”

“什么?”黎簇心说不可能啊。

“因为本来就没有叨叨,叨叨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。”吴邪说道,“假设叨叨在古潼京出了什么意外,她并没有随着旅行团回来呢?队伍中本来就没有叨叨,但是蓝庭却产生了幻觉,以为自己看到了叨叨。这种事情并不是不可能。”

“这是很多蹩脚美国电影里的情节,而且最后不是证实她自杀了吗?”

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这个世界上,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,没有什么事是无法解释的。”吴邪说道:“也许,你解释出来的东西,完全和真相没有关系,但是,有解释会比没有解释重要的多。”

黎簇似懂非懂,心说似乎和这样的人也不值得去好好辩论,只好转移话题:“你不是盗墓贼吗?为什么会给女作家当摄影师,还写东西?”

“我当盗墓贼是因为血统问题,也是因为一个承诺,因为我一旦离开这个圈子,很多事情我就没法去做了,很多人我也不可能去帮助了。”吴邪说道,“有些人做一些小恶,是因为他知道,如果他离开了这些小恶都可能变为真正的大恶。”

黎簇还是不懂,不过他觉得吴邪抽烟的样子让他有点崇拜了,这他妈难道就是真正的男人的魅力?

正琢磨着,王盟回来了,拿着几叠资料过来,上面全部都是最近一年旅行团的资料。

三人坐下来,王盟就问吴邪:“老板,你要这些干什么?”

“我给你们说了你们就知道了。”吴邪翻动里面的资料,每一份资料里都有一张照片,那是那些旅行团在机场会合之后,领队拍摄的大合照。一群人在背后拉了一个横幅,写着:XX考察旅行团。这张照片一方面是留在档案里的,另一反面是要拿来卖钱的。“你们仔细看这些照片里的人,看他们的照相机的牌子,数量,我相信能分析出来到底是哪几支探险队在这里遗失了照相机。”

黎簇接过照片,看着王盟统计的数字,发现上面数量最稀少的,就是普通彩色壳子的卡片机,就道:“主要是找有颜色的照相机,对比颜色和型号。旅行团不多,不大可能有两个人团的人带着同样颜色的同样型号的相机的。”

“别妄下定论。”吴邪说道。

黎簇看了看这个小老板,觉得这个小老板的话里总是在提醒他什么似的,好像一直在教他,心中越发觉得奇怪。

三个人研究着这些照片,很快他们确定了两个遗失相机的旅行团,但是只确定了两个。按照相机的数量,除非两个团一半人都带了两只以上的照相机,否则,肯定还有一个团没法被辨别出来。

不过,在这种旅行团中,有人带两只或者两只以上的手机的几率也非常大,毕竟卡片机和单反的作用诉求不同。但是,按照一般常理分析,还有一只旅行团无法被辨认出来的几率更大。

而且,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很可能是这只旅行团中,没有人带卡片机,全部是清一色的专业相机。

按照这个推测方向他们继续找了下去。但是,按照这种假设推测下去也是一条死胡同。因为在生活日益富裕的今天,出去旅游不抬一个大炮。似乎就不算是旅游了,所以某个团即使全部是单反相机也不容易被区别出来,这根本不能城为突破口。

当这个方向走不通之后,他们又根据时间去查,因为吴邪觉得,这三个团一定是同期的。但是在王盟的资料里并没有同期的团。

资料里一共是十一个团,目前找到的两个,一个是青岛的,一个是北京的,北京的团就是蓝庭的团,他们在照片里看到了蓝庭和叨叨。而这两个团到达古潼京的时间相差一个星期。离这两个团最近的团,一个相差两个星期,一个相差一个月。时间似乎有些长了。而且,如果青岛和北京的团本身就相差了时间。说明这里的照相机并不是一次销毁的,他们只是把这里作为一个固定的销毁场所而已。

除此以外,其他的方面一无所获。

王盟道:“要不我先从这两个团查起来?”

吴邪点头,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这个时候,黎簇突然看到自己手上的照片上有一个人的脸让他很不舒服。

他看了看吴邪,看了看照片里的人,心中觉得非常的奇怪。因为,他在照片里看到一个笑得很开心的年轻人。这个人,和面前的吴邪长得很像。不,不是很像,简直就是吴邪。这个老板以前跟团来过这里?

“老板,你看。”他对吴邪说道:“这个人,你觉得像谁?”一边盯着他的面孔。

吴邪接了过去,王盟就在边上道:“你一个人质,有什么资格叫老板,别他妈给我套近乎。”吴邪没理他们,而是看着黎簇手里的照片,一探之下,他也皱起了眉头。

他心里咯噔了一声,这段时间来,只要是查那件事情,每次看到这张脸,他总是会心里抽搐。

他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太可能见到这个人了,但是,显然这个人还一直在非常积极的活动,那也就是说,他以为结束的那件事情,也许根本还没有完结。

王盟凑了过来,看了看照片,就道:“老板,又是他。”

吴邪点头,黎簇问道:“这不是你吗?” 吴邪摇头:“不是我,或者,这个才是真正的我”
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~

哈哈~我又出现了!!!!我觉得要不现在这个是我,只有我会那么狠~要不照片里的是我,反正不可能有两个天真
吴小灵 于 2012-8-16 21:57:40 回复
不是齐叔 去看看藏海花你就悟了

路過 于 2012-11-19 4:54:23 回复
藏海花哪一章寫齊宇了

齐羽2 于 2013-1-17 19:55:06 回复
能否帮我回忆下齐羽是谁来着,不记得他在哪出现了

张海客 于 2013-2-19

1楼:齐羽 留言时间:

……

2楼:小哥 留言时间:

照片上的无邪不会是盗八里打吴邪的那个男人吧,就是混在裘德考队伍里的那个戴人皮面具的假吴邪

3楼:吴邪 留言时间:

我果然有恋主情节,谁都不要抢走我家老板!

4楼:王盟 留言时间:

莫非这个“假吴邪”是天真在“秦岭神树”的意念造物辐射力污染了之后“造”的?所以盗八里头打“盯着三爷面具的天真”的“吴邪”就是这个“假吴邪”,而这个“假吴邪”是实体,所以压根儿不用带人皮面具?盗八里面说有个和“天真”长得很像的人冒领了解连环寄给他解释秘密的信,应该也是这个人。根据老痒的经验,被造出来的物质体总是想取代本体,“假吴邪”和蓝庭的旅游团的在古潼京的在场时间差了一个星期,有可能碰不上,更有可能碰上了,所以假吴邪就利用蓝庭把真的引诱到古潼京,为的就是杀了真的,以假换真?又或者“秦岭神树”时间后的天真才

5楼:bee 留言时间:

南派三叔总是这样欲盖弥彰,盗八看得我虐心虐身,莫非沙海还要延续这种精神?

6楼:leadbee 留言时间:

天真又出现了 小哥 你在哪?? 我想你
寻找遗失的小哥 于 2012-3-10 4:10:53 回复
嗯嗯

7楼:小哥 留言时间:

黎簇还是不懂,不过他觉得吴邪抽烟的样子让他有点崇拜了,这他妈难道就是真正的男人的魅力?
路过 于 2012-8-28 0:59:11 回复
难道他看上吴邪了?

8楼:亚力克斯杰克 留言时间:

另一个无邪。。。这标题神马意思?黎簇???表示吸烟有害身体啊啊啊特别是沙漠您能少抽点不。

9楼:歌的轩言 留言时间:

“这人的眼睛中有一种常人没有的光泽,这是一种潜意识里的藐视。”看到这句话莫名的想哭……

10楼:洗砚池畔绿柳 留言时间:

天真,乃不要一直抽烟好嘛,这种神马男人的魅力,其实会加速你的衰老啊,看看你心态都没当初天真了,如果心灵再苍老,看你以后怎么面对年年十八一枝花的小哥啊
琉克99 于 2012-3-24 9:13:48 回复
嗯~!

以沫 于 2013-5-22 17:09:57 回复
同感

默默说一句 于 2014-3-16 17:30:26 回复
现在流行年下攻。。。

11楼:颜琪 留言时间:

“吴邪点头,黎簇问道:“这不是你吗?” 吴邪摇头:“不是我,或者,这个才是真正的我”” 到底有多少个难道也有一大排的天真么
瓶子家的天真小三爷 于 2013-7-2 2:28:04 回复
请看藏海花。。。天真旁边坐了一个天真,面前摆了七个天真的脑袋

12楼:冥王 留言时间:

我怎么突然觉得冒充天真领信的是齐羽啊。原来三叔挖了这么大一个坑在这等着我们哪。

13楼:小姐妖媚 留言时间:

“你一个人质,有什么资格叫老板,别他妈给我套近乎。”——噗~萌萌吃醋了!

14楼:艾小熊 留言时间:

表示对真假三叔,真假霍玲,真假文锦都一片混沌,这下终于又搞出真假吴邪了!
天真无邪小哥 于 2012-4-7 0:37:02 回复
会不会后来来俩小哥??还有齐羽是谁?怎么没印象这么个人。。。。

15楼:镜花 留言时间:

三胖子终于想起来要填这个坑了,话说假吴邪是不是吴邪物质化出来的,青铜树的事三叔也要解释啊

16楼:心扉 留言时间:

无奈了,崩溃了,又一个无邪,齐羽,面具,三叔,我们原谅你写的太慢,盗八咱就别是大结局吧,太坑爹了,到时候买书盗墓笔记、藏海花、少年篇、铁衣寒,书架上站一排,还得跟人解释,这其实是一个故事,累不累啊。

17楼:蘑菇星人 留言时间:

无邪从小是被照着一个特定形象(齐羽)培养出来的,也许那个“真正的无邪”应该就是这个特定形象 的原形,所以无邪才会说那个才是“真正的原始版本”吧

18楼:飘逝于彼岸 留言时间:

吴邪的意思大概是,这个笑得很灿烂很无邪的年轻人才是真正的他,才是吴邪的本性才对。现在的他完全不是这样了,于是他发出的感叹。。于是我觉得不可能是物质化。

19楼:神秘人齐羽 留言时间:

<王盟凑了过来,看了看照片,就道:“老板,又是他。”>我以为这个他是老痒呢,哎,越看谜题就越多,盗八就一大堆谜题了,再加上藏海花和少年篇,三叔的故事是在教我们解谜吗? 希望最后不要有两个小哥出来.....

20楼:若只如初见 留言时间:

最近吴邪过的怎么样?
这几年没看见我想没想我?
听一些道上的人说,你最近越来越有三爷的范了。想必跟那次带三叔的面具有一定的关系吧?这脸上的面具摘下来了,心上的就摘不下来了。
吴邪,其实你仍旧天真。

21楼:老痒 留言时间:

如果明天还这样,我就对你不客气了,你觉得我人太随和了还是怎么着?作为准人质、肉票,你就是我们困难时候的食物,你能活的有点觉悟有点价值不?让我们在饿的不行的时候,能找个理由不吃你吗?”。。。。其实天真还是原来的天真。。只是现在的情况让他不得不做出沉稳的样子,没有三叔小哥胖子他只能靠自己压住场子,

22楼:我是闷油瓶张起灵 留言时间:

“不过,你得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,你答应过我的。”
这求知欲,和当年天真可有的一拼

23楼:胖子 留言时间:

“你觉得我人太随和了还是怎么着?”为了瓶子,我早不再单纯,剩下的,也就是还善良了吧……

24楼:天真 留言时间:

是张海客吧。根据目前的信处来看,个人认为这是在藏海花之后1年的故事。
路过 于 2012-10-29 4:36:34 回复
我也觉得是他,照片上的是天真,带队的是假的

25楼:11 留言时间:

他心里咯噔了一声,这段时间来,只要是查那件事情,每次看到这张脸,他总是会心里抽搐。

他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太可能见到这个人了,但是,显然这个人还一直在非常积极的活动,那也就是说,他以为结束的那件事情,也许根本还没有完结。



那件事也许就是藏海花里的事,那个人也许是张海客。那么说,沙海的事是发生在藏海花之后的,就是2010年后

26楼:阿邪 留言时间:

叨叨是我创造的

27楼:秦岭神树 留言时间:

天真吐槽神功不减啊……

28楼:瓶邪王道 留言时间:

照片那个大概是张海客吧(?)
说那个才是真正的吴邪是因为吴邪不再天真(?)
以上只是个人猜测
(我不要这样Q_Q)

29楼:真正的吴邪 留言时间:

吴邪就问他:“如果明天还这样,我就对你不客气了,你觉得我人太随和了还是怎么着?作为准人质、肉票,你就是我们困难时候的食物,你能活的有点觉悟有点价值不?让我们在饿的不行的时候,能找个理由不吃你吗?”
从天真的这段话来看我觉得天真还是原来那个天真~~

30楼:莫愔 留言时间:

黎簇,天真是我的,你不要打他的主意!!

31楼:小哥 留言时间:

我是下一任天真,鉴定完毕
黎簇 于 2012-10-18 19:33:23 回复
没错,就像当年三叔找吴邪为继承人一样,我黎簇是吴邪的继承人啊!完成他今生未了的心愿。

32楼:黎簇 留言时间:

其实,你们不用考虑一下我的存在的吗……

33楼:张海客 留言时间:

洞越来越大,气走了~晕死...

34楼:小哥决定离开盗墓笔记了 留言时间:

海客还是齐羽、、、、、另外呼呼黑爷

35楼:闷油瓶 留言时间:

明明是老子吧……

36楼:海客 留言时间:

我觉得天真发现这个黎簇和自己的曾经很像,他不希望黎簇像当年的他那样被人摆布。所以才会暗示他要学会靠自己生存。

37楼:莫颜小姐 留言时间:

我感觉吴邪虽然摘下了三叔的面具,可心上的却摘不掉,失去了小哥三叔,吴邪要撑起一个世界,他为小恶,才能不让那变成大恶,所以他离不开。现在的吴邪,成熟的让人心疼。而他说叨叨的遭遇或都和他的一个朋友有关,一定是指小哥,等小哥回来,小邪就可以继续做以前的天真无邪了

38楼:心疼 留言时间:

啊...我放在枕邊的娃娃怎不見了...

39楼:小哥 留言时间:

“你一个人质,有什么资格叫老板,别他妈给我套近乎。”怎么是王胖子的腔调,三叔该注意一下措辞啊!别动不动就暴露本性。。。。

40楼:王胖子 留言时间:

喂,主角到底是谁呀?黎簇?

41楼:天真无邪 留言时间:

这是在给你们破悉云顶天宫中,为什么闷油瓶会一瞬间消失又瞬间出现的谜底!!懂了吗?

42楼:天真 留言时间:

我怎么不记得我是谁,在哪出现过了,难道我假扮过无邪?话说,假无邪貌似都被张海客杀了~就剩一个张海客这个假天真了!

43楼:齐羽 留言时间:

不是齐羽是张海客,这本书要先看藏海花才能联系起来

44楼:天真无邪 留言时间:

作者真的没用过相机么 sd卡中的照片会存日期的好么 新的相机地点也会存的好么 你两队人已经有记录 你比对一下时间不就行了么

45楼:单反 留言时间:

事实上

46楼:四十四 留言时间:

不是我,或者这个才是真的我。结合藏海花,难道这个是带着人皮面具的假货?最后一个假天真?如果成立的花,岂不是王盟也不是天真党的?那三叔留下的产业到底被哪个掌控了?

47楼:我是谁 留言时间:

盗八里打吴邪的那个男人是张海客

48楼:老袭 留言时间:

明明青铜树事件就是对天真的一个催眠而已,小哥去哪了?莫不是也失踪了?

49楼:照片 留言时间:

其实那是真的吴邪,只是存在在不一样的时间短,而那个吴邪知道所有的一切秘密,齐羽就是吴邪十年后穿越到三叔他们去海底幕那里,之后一直扮演了齐羽这个角色,他也和小哥一样长生不老,而他的出现会影响到小天真,所以他从小天真小的时候就开始一直在他身边摸摸关注着他,最后终于被天真发现了,他一次次的破坏天真的计划就是想要改变现在天真的命运,不让这个天真步他的后尘
沫子 于 2013-9-29 10:26:22 回复
真的么。。。

50楼:真相 留言时间:

三叔我觉得 我好想快要神经分裂了

51楼:风 留言时间:

看了最后一句话我才肯定那个“吴邪”是在泰岭神树幻想出来的。

52楼:吴邪 留言时间:

黎簇看着吴邪的眼神,觉得这家伙不像是骗人,这人的眼睛中有一种常人没有的光泽,这是一种潜意识里的藐视。显然,这家伙肯定经历过太多常人不可能经历的事情,所以对于黎簇,他似乎看着的是另外一种低等的生物,是可以被食用的。(这句话瞬间想到贝爷)

53楼:贝爷附体的天真 留言时间:

还没看正文就看评论,手贱了 - -

54楼:研一 留言时间:

吴邪的脸成了大众脸么???

55楼:暮 留言时间:

其实天真还是天真的,只不过换了个角度,感觉不同了

56楼:天真不再天真 留言时间:

57楼:一行白鹭 留言时间:

无邪真的变了 我感觉没有

58楼:一行白鹭 留言时间:

讨厌,老板这个称呼只能让我叫(羞射...

59楼:王萌 留言时间:

阿宁何在

60楼:叼 留言时间:

我家吴邪只是做事成熟了点长大了点,其实没什么根本变化嘛,还是个话唠。。。

61楼:小邪邪 留言时间:

反正三叔造我就没打算添

62楼:坑 留言时间:

黎簇小子,不可以爱上我,我是小哥的

63楼:天真 留言时间:

天真,咱们又见面了。

64楼:张海客 留言时间:

You're on top of the game. Thanks for shragni.

65楼:Karsen 留言时间:
温馨提示:健康、文明上网,请勿传播非法信息!如果您喜欢《沙海》这本书,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&收藏,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