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疼。

      脑袋里面好像有订书机在不停的打钉子,一阵一阵的刺痛。他仿佛又听到了当年父母吵架时砸玻璃的刺耳声音。      “你到底管过你儿子没有,这么多年了,你除了喝酒还是喝酒,你能管管这个家吗?”      “家,这房子是谁买的,这些家具是谁买的?他妈的的光记着我发工资的日子,不记得我这些工资哪里来的。”      “这些东西我不稀罕!”      “不稀罕是吗?我砸!我砸!不稀罕是吧?我砸!全部都不要,我也不稀罕!”      呯!呯!呯!      走开,都走开!黎簇用力捂住耳朵,一下就醒了过来,一眼就看到了床顶上的白色帷帐和边上的日光灯。      他喘着气,努力地吸着空气,耳边的争吵声才逐渐的安静下来。他用力睁大眼睛,一直撑到什么也听不到为止。      护士正在换吊瓶,被他的动静吓了一跳,“你睁眼需要用这么大力气吗?整得和尸变似的。”      黎簇眯着眼睛,心说:真是孽障,太久没有做这样的噩梦了,做起来竟然还是那么逼真。      他慢慢地缓过来,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里,有点想不想来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“我怎么在这儿?”他开口说话,喉咙竟然出奇的干涩,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。      “你被发现在菖蒲街的一个巷子里,有人用板砖对着你的脑门抽了十几下,中度脑震荡,昏厥无自主意识,其实你还能活着躺在这里我也很意外,你应该在火葬场。”护士说道。长年熬夜的工作,让她显得很憔悴。“医生说你脑壳厚,脑子比较小,所以走运。”      黎簇这才想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,看样子,自己是被抢劫了,不知道有没有被强/奸啊。如果有他真的不想活了。感觉了一下屁股,没有什么异样,想想那家伙当时那个样子,满身是血,应该是被寻仇了或者黑社会吹杀之后,顺便抢了他。      “我刚才听到我爸妈在吵架。是做梦还是幻听?”黎簇摸了摸头,发现手上有挂针。      “不是,我现在也能听到你爸妈在吵。”护士道:“前几天他们就在走廊上对骂。我们只好把他们请了出去,不让他们同时来看你。你可能不知道,你昏迷了十多天了。”      “干!”黎簇心中暗骂,就咬牙坐起来。才动就觉得背后一阵剧痛。竟然比头还要疼。      “我背上也受伤了。”黎簇问道。      “你背上?对,受伤了。”护士说道。“刀伤,你最好不要去抓。”      “妈的,他还砍了我?”黎簇问道:“不就是抢那500块钱吗?至于那么凶残吗?用砖头拍还不够。”这时候他就发现,护士的表情有些奇异。      “怎么了?”他问道。“什么怎么了?你是说那浑身是伤的家伙是吧。”护士忽然笑笑说道。“他自己也没比你好到哪里去,他已经死了。”      “死了?”黎簇很惊讶:“你们抓他的时候把他打死了?”      “不,他们发现你的时候,他死在了你的身边,失血过多,他紧紧的压在你的身上,你们被血连在了一起。”      黎簇楞住了,他想了想,才明白了护士的意思,看样子这倒霉鬼抢劫到一半就挂了,这还真是有戏剧性,要是当时自己没被拍晕了,说不定警察来了还会以为是自己抢劫了对方。不过,都伤成这样了,干嘛还要来抢劫呢?不是应该直接去医院吗?难道他当时连打车的钱都没有?      早知道这样,问我借不就行了。      黎簇感觉到一股内疚,随即他安慰自己,对方把自己打晕才是悲催的主要原因。      护士又对他笑笑,说道:“你好好休息吧。”说着拉上了他病床车周的帘子,黎簇捏了捏自己的眉心,忽然觉得很梦幻,在他的记忆里,几个小时前他还想着要去哪个网吧窝一晚上,如今却差点被人弄死躺在了医院里。      十几天滑动国,他身上感觉很不舒服,动了一下,他忽然觉得有一阵异样,一大片痛楚从他背后传了过来,他忽然想起了护士的表情,忽然感觉有点不妙,手往背后摸去,一下,他就摸到他背后的伤口。      伤口应该已经止血了,外面贴着纱布,他的手伸到纱布内,摸到了伤口,伤口已经结痂了,摸着有些疼有些发痒,他摸着,冷汗开始冒了出来。      越摸越觉得不对,为什么这些伤口的形状,感觉客观奇怪,这些真的是刀砍的吗?他咬牙翻身起来,脚软得他几乎跪倒在地,但是他勉力撑住一边的凳子,扯掉手上的吊瓶,跌跌撞撞地来来厕所里,扯掉了背上的纱布。转身看到自己的背。      他惊呆了,心说这是什么东西?他的整个背上,刻着一张极其诡异的图形。完全是用刀割出来的,所有的伤口都结痂了,那并不是一刀两刀,而是几百恨的刻痕,形成了无比恐怖的伤疤。      “这是张什么图?”他浑身冰冷,无法言喻的恐惧掠过了他的全身,他无法抑制地大吼了起来。
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~

快更吧!我快疯呀!
南派三叔 于 2012-4-16 19:00:40 回复
我就是让你们蒙灯 实际我写的这几本书是一个故事! 又或者根本没有关系 可能是我故意复制前几本书的 我可能还是从后往前写的! 你揣我是怎么个思想 对!你猜对了! 我去过那里了! 蒙圈了吧 yes! 爽

暴怒小子 于 2012-4-16 19:05:53 回复
你妈的就记着发工资的日子 不记着更新啊

色老头 于 2012-4-16 19:09:15 回复
1楼:更更更 留言时间:

又停!求更新。

2楼:秀秀 留言时间:

什么时候更新啊!快呀

3楼:哎 留言时间:

怎么又不更新了啊?

4楼:喜欢闷油瓶 留言时间:

啊!又得等半年那。三叔快点更吧。别出去玩了。村头厕所没纸了

5楼:三叔他爸 留言时间:

还有没有啊,继续啊,老是精彩时刻没有了,快点出来啊啊啊啊。

6楼:天真无邪 留言时间:

尔等如此煞费苦心。。。
着实让我感到心痛。。。
无奈——天机不可泄露!

7楼:汪藏海 留言时间:

还有没有啊,继续啊,老是精彩时刻没有了,快点出来啊啊啊啊。

8楼:看完晚上不敢睡觉 留言时间:

三叔啥时能更啊

9楼:更新啊 留言时间:

在不更新我就要疯了!

10楼:张起灵 留言时间:

错字多得无法忍受 这个网站的连载是网友手打上来的?

11楼:十年之约 留言时间:

我已经预见到我的重要性了!!灭哈哈哈!!

12楼:疤 留言时间:

咦?这两个故事是一起的吗 难道是倒叙了???
可怜人 于 2012-3-22 21:03:23 回复
什么东西啊,是三叔补?一头雾水

可怜人 于 2012-3-22 21:04:59 回复
是三叔不?我看的一头雾水

13楼:肿么了 留言时间:

难道说这傻货是小闷?!傻×三胖子难道让小闷还是人的时候这么戏剧性?被人在背上画了只麒麟还很幽默的感觉一下屁股有没有被插?!

14楼:V 留言时间:

真是本好书…刚才看着看着就睡着了…

15楼:日月狐狐 留言时间:

这个是三叔写的么?这个男的要有多么自恋才会怀疑他人快死的时候还能顺便xx了他?

16楼:路人丑 留言时间:

飘过~~

17楼:阿宁 留言时间:

其实……他的确强/奸了你,只是你没感觉到而已
由 admin 于 2012-8-1 7:01:28 最后编辑

18楼:疤 留言时间:

这护士是倒斗的吧 护士正在换吊瓶,被他的动静吓了一跳,“你睁眼需要用这么大力气吗?整得和尸变似的。”

酱油 于 2012-9-3 14:07:26 回复
+1

19楼:头 留言时间:

来,三胖子,投奔我的门下吧

20楼:耽美大神 留言时间:

检察有没有被强-奸,还感觉下屁股…三叔顿时猥琐了…欧,我笑了~

21楼:张起棺 留言时间:

555。。。我被强奸了~会不会怀孕啊

22楼:黎簇 留言时间:

用板砖儿抽了十几下.......这种麻醉方式真是........

23楼:黎簇...... 留言时间:

这文章我好像在哪里看过呀一模一样,

24楼:怎么回事 留言时间:

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是讲去那什么地方吗?调查叨叨的事情.

25楼:无名 留言时间:

我绝壁是个boss级的人物

26楼:伤疤 留言时间:

伤疤难道是越狱 我操 可能是丹巴吉林的地图吧

27楼:伤疤 留言时间:

我在哪里?天真呢?

28楼:张起灵 留言时间:

跟王胖在自己肚子上划刀有点像啊, 难道又是地图?

29楼:酱油瓶 留言时间:

我要看瓶子

30楼:灵儿 留言时间:

倒下去的是小哥,还是小黎是小哥?

31楼:天真 留言时间:

我迟早会变成麒麟图

32楼:刀疤 留言时间:

你们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

33楼:粽子 留言时间:

三苏你搞什么 我才是藏海花的主角 这是毛线啊

34楼:天真 留言时间:

梁湾不姓梁。姓汪。是汪家卧底

35楼:剧透 留言时间:

怎么更新这么慢 tmd

36楼:王大胖 留言时间:

其实我也是特别特别不想出现的,不要怪我

37楼:错字 留言时间:
温馨提示:健康、文明上网,请勿传播非法信息!如果您喜欢《沙海》这本书,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&收藏,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。